1419172480-75718083

 

慈愛的媽媽走了!永遠離開我們了

 

1399710355-4218815203

 

離開台北家 去嘉義仁義潭的小妹家養病

又多活了10年

每次去陪她 我隨時捕捉她的燦爛笑容

 記錄她和爸爸的互動

 

y1378823541_b9667777_6

從今以後  再也沒有媽媽可以撒嬌了!

 

1420518389-3177903061_n

歡樂時光 幸福美麗的容顏 猶如在眼前

 

1420518389-522248684_n

61歲生日~ 音容笑貌 永留家人心中

 

1420518389-2482215304_n

62歲生日~兒孫環繞的媽媽 笑得很滿足

 

1420648140-4128383562_n    

66歲生日 六個可愛的外孫 圍繞身邊 

 

IMG_0017 OK

82年 家人同遊大屯山

 

IMG_0001 Q

民國88年  同遊美國優勝美地

 

IMG_0002  Q

 在阿里山 採龍鬚菜 佛手瓜的歡樂場景

 

 _MG_9201媽媽Q

 那一年 在埔里歡度母親節 

於我們的母親節 也結束了!

 

_DSC0054  OK

全家在阿里山歡聚的時光 

飽受病痛折磨的媽媽 還是笑容可掬

 

image007   OK

一顆善良堅強的心 是我們最大的精神支柱

 

 _MG_8395  Q

近年來 熟悉的笑容  承載多少病痛?

我最愛的母親 意志如此堅強 叫人心疼

 

_MG_3502  Q

一生的牽手 彼此照顧 陪伴 度過下半生

 

DSC03232  Q

  在阿里山過年 爸媽對我們五姊弟的照顧 無微不至

最後一次全員到齊的春節大合照

  

IMG_8207 過年OK

 兒孫們 會永遠懷念媽媽 待人處事的慈祥與寬厚

 

  

死 是人生必經之路

有人走得輕鬆自在 一派瀟灑 無牽無掛

媽媽卻大半生纏綿病榻 每一步都走得艱辛無比

如今 她被天使接回天上 終於可以得到解脫

 

20142過完年 媽媽因敗血症

在嘉義緊急做膽囊結石手術

從死神手中搶救回來

3月 回到台北三總 在加護病房積極治療

開始辛苦而漫長的面對未知的每一天

插管氣切 引流肺積水 努力訓練呼吸

辛勤養護褥瘡的巨大傷口

打通常常阻塞 無法洗腎的血管....

一次又一次 面臨生死交關的重大考驗

 

2015年19日下午五時27分

媽媽 終究還是走了!

再多的呼喚 也留不住她

此刻 她已擺脫病痛的百般折磨

回到天家 我應該為她感到高興

但每每思及她臨終那一幕 依然難以釋懷

無神的大眼睛 眨也不眨 緊閉的雙唇

在彌留狀態 顯得那麼無助又無奈

不想走 卻又不得不走......

 

她捨得離開我們和爸爸嗎?

她堅持了幾十年

每天與死神拔河的堅強毅力

是否開始動搖 開始放棄努力了?

多年來 她忍痛讓醫護人員 不斷在身上切割 札針

對我們強顏歡笑 是不捨得爸爸 兒女 孫子們嗎?

 

同病房兩位阿媽 相繼在一週之內走了

諾大的四人房 只剩下媽媽和看護阿咪

顯得這麼孤寂冷清 我輕輕走進病房

看著媽媽 還是氣若游絲 虛弱的閉著眼

像是安詳的睡著 我不忍心吵醒她

 

我天天到醫院陪伴她 內心深深感到不安

最近她已經越來越沒氣息

真怕她….過不了這個年關

這一個月來 她漸漸不再對我點頭 搖頭

露出可愛、美麗的微笑

她的手 不再強有力的握住我

冰冷的手 總是輕輕移開

眼神難再與我交會 讓我感到隱隱的憂傷

 

我常常問她: 讓她受這麼多苦

會不會對我們生氣?哪裡會痛 不舒服嗎?

她總是善解人意的搖搖頭

也許 她已經倦了、累了  很想休息了

但不忍心讓我們失望 一直在努力支持下去?

 

19日清晨七點 睡夢中被電話鈴聲喚醒

我直覺是醫院打來的 跳起來接 聲音沒了

過幾秒鐘 客廳的電話又響了!

「阿嫲狀況不好了!請你趕快到醫院…...

我的手 抖到無法撥鍵盤叫救護車

 

匆匆跨上單車 迎向凜冽的冷空氣

努力踩踏 趕到醫院

媽媽美麗的大眼睛 空洞洞的 不會轉動了!

僵硬的神情 似乎沒有了意識

任憑被七手八腳的 緊急抬上救護車病床

我腳步快速跟上 聲聲呼喚媽媽

一路安慰她:別怕喔! 我在這裡 我陪著你...

 

醫院遞給我一張「放棄急救同意書」

我想起近一年來 家人日夜飽受的壓力與煎熬

也不忍媽媽再繼續忍受這無盡的痛苦

短暫的內心掙扎之後 堅定的簽下放棄所有急救

這也是近日來 家人討論後 達成的共識

只要升壓藥 暫時維繫生命 直到家人通通到齊

 

聯絡嘉義的小妹 台南的弟弟 和在台中出差的姊姊

他們正在火速趕來的途中

隨後 爸爸和三妹、姊夫 妹夫 兒子

外甥 堂弟.....也陸續趕到了

大家神情凝重的 去病榻見媽媽最後一面 跟她說說話

 

媽媽身上量不到血壓…..

醫護人員依舊要每四個小時抽一次血

針筒找不到地方下手 也已經擠不出一滴血了

他們的養成訓練 就是不放棄任何該做的努力

直到最後一秒

我的心也在淌血……眼淚像斷線的珍珠

恨不能代替她受苦

 

前一晚 我在醫院待了兩個多鐘頭

想輕鬆跟她說說笑笑 撒撒嬌

怎麼逗她 都不笑 也不看照片了

只是張大眼睛 楞楞看著我

臨去時 走到門口 回頭看她

媽媽還睜大眼睛 遙望著我 似乎捨不得我回去

如果我知道那是最後一夜

說什麼我都願意留下來 多陪陪她 說說話

 

下午三點多 醫師告訴我們:

媽媽的器官多重衰竭 已經回天乏術

即使再拖下去 也只剩三兩天的光景!

爸爸仍不肯放棄 拿著紙筆不斷抄寫螢幕上的數據

心跳 血壓 呼吸…..

一如他每天在病床前 不停的紀錄

 

大姊去勸慰他 終於點頭

拿掉升壓藥點滴 媽媽正一步步….離開我們

黑黃消瘦的臉龐 彷彿蠟像般 毫無血色

在彌留狀態 安詳的臉上 已沒有痛苦的表情.....

 

我在耳邊輕輕告訴她:「安心的走吧!

好好的睡覺喔!很多小天使來接你去天上了!

你要放寬心!不要再有任何擔憂牽掛

大家都會好好的 我們會照顧爸爸

我好愛你 謝謝你....哽咽到說不下去了

 

 弟弟在床邊反覆小聲唱著聖歌

家人輪流到她耳邊來道別 感謝她的養育之恩…..

聽到聲音 她會轉頭 嘴巴開闔 開闔

似乎還有很多話想說......慢慢 雙手已無力再握著我

媽媽強韌而堅毅的生命 就此 劃下完美的休止符

 

 阿咪說媽媽徹夜未曾闔眼 她也整夜不敢睡覺

 大概眼睛太乾澀了  眼皮已無法自主閉起來

 三妹跑去買人工淚液 我為她點上

 一直睜得圓圓大大的雙眼

 在大家輪流上前道別之後 慢慢闔上了.....

 

 

最後 醫師拔掉媽媽身上所有的針藥管線

這些糾纏她近一年的管線 已延續不了她的生命

縫合了喉嚨的洞口 細如樹枝 萎縮發黑的手腳

全身上下 滿佈數不清的疤痕 針孔 大小傷口....

現在 都已經不重要了!

 

一切 .....都放下了!

靈魂升天的剎那 身心安詳自在

肉體上 她已經徹底解脫 再沒有傷痛磨難

親人內心的傷痛 會隨著時間慢慢撫平

媽媽慈愛的容顏 溫和的笑語

將永遠深烙在我們心中

 

 

全站熱搜

蔚藍的天空符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