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1 恭敬 余劉阿菊女士 OK S

很後悔 以前沒多幫媽媽拍些美麗的照片

 

余劉阿菊  W優邊光 除眼袋

這張是跟大舅合照的

 

Untitled-7大舅 Q

格放 修了大半天 勉強可以放在追思會流程表裡使用

 

往年台北的冬天 總是陰雨綿綿又濕又冷

今年很反常的 總是陽光普照 曬得空氣都暖洋洋的

我相信 這是媽媽把南部的陽光帶回台北了

 

每天一早醒來 陽光就暖暖的照在我房間

起床第一件事 就是跑到客廳對著媽媽的大照片

說:「媽咪!早安!你都好嗎?」

近距離與媽媽四面相對 她美麗的雙眸

一如往常般 慈祥的對著我笑 是那麼的熟悉

散發出冬陽般溫柔的光輝

即使生前肉身精神 有著無比的苦楚與折磨

她看到我 還是盡可能以微笑來安撫我

我覺得媽媽 一直未曾離開過我

 

這張照片 是三四年前 去嘉義陪伴父母時

帶著單眼相機去拍的

冥冥之中 我相信:這一天會用得到

記得那天下午 睡過午覺 亮亮的陽光灑進客廳

我跑去媽媽房間 扶她起身 推著輪椅出來

和爸爸三人坐在餐桌前 吃點心 聊天

 

我突然提議:幫他們拍大頭照

我說萬一 哪一天要用照片 辦健保卡或證件

就不必跑去相館拍 有現成的可馬上加洗 爸爸說好啊!

於是 我找出幾套媽媽喜歡的衣服 幫她換穿

爸爸也去穿上他最喜歡的襯衫和夾克

背後是白色牆壁 兩人喜孜孜的對著鏡頭笑

 

拍到一半 爸爸說:媽媽沒去做頭髮 散散的 不好看

就跑去浴室 拿他的髮蜡要幫媽媽抹

結果一倒下去 才發現是潤絲精

頭髮頓時濕濕黏黏 扁下去

媽媽大叫起來:唉呦! 不要啦!冷吱吱….

 

媽媽心情不好開始表現出不耐煩了 半哄著她 半撒嬌

我說:「媽媽你好漂亮 笑得真好看!」

爸爸也幫著哄她

拍了一張又一張 總覺得不是很滿意

媽媽終於忍耐到極限

直說:好啦!不要拍那麼多 浪費底片 還要去洗

我說:不要錢 不用洗  節儉的她還是不懂

接著 我幫爸爸拍 拍完給他看 哪裡不好 就改進再拍

拍了一下午 才帶媽媽下樓散散步

 

媽媽走後第三天 我們要找照片 來放大18放在靈堂

爸爸回去找了幾天 仍找不到身份證那張光碟

沒人記得那張照片 攝於何時?氣質優雅 嫻靜

但似乎是剛經歷一場病痛之後 臉頰清瘦惹人憐

脖子上 戴著珠子項鍊 顯得有點貴氣

和平日節儉的媽媽 形象似乎有點距離感

 

我在家把硬碟裡 能找到的照片 都帶到妹妹辦公室挑選

她選了一張穿紫紅色套裝的 我們都覺得很不錯

但是肩膀兩邊高低差很多 頭髮又濕濕的

怎麼都修不好 我打電話給兒子 把照片傳給他

請他照我要的條件修好 馬上用 E-MAIL回傳給我

幾分鐘之後 很快修好傳來

肩膀修得很自然 還把頭髮「洗斗」過

 

過了幾天 三妹說要把照片再修圖一遍 降低對比

讓臉上線條更柔和 於是又請他們重洗一張

可我完全看不出差別在哪裡?

猜想相館在洗的時候 已經專業的又修過一次了

 

於是這張多出來的 我就帶回家 擺在客廳一角桌上

現在才知道 為何要放大18吋?

因為和真人比例一樣大

就好像媽媽仍活生生的與我對看

雖然難掩病後疲累的容顏 但一慣對我露出慈祥的微笑

看著看著…… 一股暖流 自心底升起 母愛充滿了我

讓我很安心 無所懼怕與擔憂

 

 當我有煩憂 身體不適或無法解決的難題

就去跟媽媽說說話 感覺她的慈愛 撫慰了我心

今天有何計畫 也請媽媽協助我們

然後 事情都能得到圓滿的解決

我深信:一定是媽媽 在天上保佑我們吧!

 

小時候 看人家的遺照 都是黑白的 還框黑邊 有點恐怖

但是我一點都不怕媽媽 因為這是我親自拍的

她是在對著我笑的 感覺就非常親切

開刀後 在病床躺了將近一年 每當我去探望她

狀況很好 或者精神好 會笑時 我隨時幫她拍照片 拍影片

到後期 她開始不太喜歡我拍她 故意把眼睛閉起來

她氣色一直很不錯 笑容好美 好美

消瘦的臉頰 可愛的酒窩 依稀可見

最愛她帶著雙眼皮的眼睛

很亮很美 我眼睛一定是像她

 

想念她時 我也會拿出手機 看媽媽的影片

她對我微笑點頭 還是那麼可親可愛

媽媽很愛我們家人 她也永遠活在我心中

 

88  媽媽笑容 DDD S

這張和三妹合照的照片 笑容很溫柔 

 但格放  也是怎麼都修不好

 

1399710355-4218815203

很生活化的照片 雖有病容  卻很自然 

 

 

_MG_9201媽媽Q

我的修圖功力很差 

 

1419172480-75718083

 喜歡這張的笑容 很燦爛

 

y1378823541_b9667777_6

 

在南港家拍的 也是十年前了! 

 

 

 

            

全站熱搜

蔚藍的天空符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