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3.1 君宜和政達

#1. 弟弟四個月大時 在外埔相館 和小妹的合照

妹妹吃太多麻油雞 胖嘟嘟

 

53.5 政達小時候

#2.  在台北的獨照

 

53.8 政達和文程

#3.  周歲 在外埔 和堂哥的合照

 

54.8.28

#4.  54.8.28. 在台北公館 和堂哥合照

 

政達

#5. 伯父來台北 都會買我們最愛吃的土司麵包

五姊弟

#6.  五姐弟合照  媽媽常說:一個桌面 四個桌腳

 

小時候在新店溪畔黑白照    

#7.  弟弟滿週歲的全家合照

  

56.10.8 汀州路舊家

#8.  門口 以前圍著木板 防止他跑到鐵軌去

後面是我和妹妹 前面是表姊的女兒

  

57.3.29 桑園-1

#9.  我念初一時 在桑園(現在的師大分部)爸爸幫我們拍照

  

57.3.29 桑園-2

#10.  隔天要考試 大姊沒心情拍照

 

57.3.29 桑園-4

#11.  全家福

 

58.8.24 白沙灣浴場-1  

#12. 暑假 爸爸會帶我們去海水浴場 玩海浪

 

57.3.29 和素蘭表姊在植物園

#13.  表姊去美國前夕 家人到植物園

 

 

IMG_8875  W S

#14. 民國61年的師大分布

 

IMG_8876  WS

#15. 弟弟跟台北兒童合唱團 去東南亞演唱前夕 三叔一家人來送行

 

IMG_8877  WS

 #16. 盛情感人

 

img030

#17.長大後的我們 約民國75年

 

r001-200S 

#18. 民國88年 在陽明山慶祝母親節

 

 民國52年四月 我們從東勢搬到台北公館

九月底 弟弟就出生 來到這個世上

四個女兒之後 才喜獲麟兒 對家人來說 當然是無比歡喜

就如同人家說的:一個桌面 四個桌腳 就站得穩穩了!

 

那時 媽媽準備回外埔生弟弟 做月子有祖母可以照顧她

爸爸要上班 我們要上學 只能靜候消息

只有小妹不用上學 就跟著回去

在東勢的時候 有位算命的先生

跟媽媽說:「安啦!你這一胎一定會生兒子!」

有一天 爸爸接到一通電報 是小叔叔發來的

只有短短幾個字:恭喜得子

爸爸接獲消息 高興的大笑 立刻請假回外埔

臨走之前 囑咐我:「在客廳牆壁 貼一些星星月亮

歡迎媽媽和弟弟回來 」還剪了一個給我參考

 

我開始收集香菸盒上的錫箔紙 剪成五顆星芒

才剪兩顆星 就發現星芒大小差很多 好難剪

自作聰明 剪成四個星芒 容易得多 貼了一牆壁 很是得意

等爸爸回來一看 說:怎麼星芒都少一個?

為了幫弟弟取個好名字 爸爸找出幾張大學放榜名單的報紙

要我們大家一起集思廣益 每個他都覺得不好

看了三天三夜 眼睛都快透窗!終於想好了

到戶政事務所報戶口 他臨時覺得中間的「英」

太女性化 又改了一個字

 

本來小妹的名字 是媽媽取的 溫柔婉約 非常適合女孩

爸爸說要取個男性化的 才會招弟 才又改名

連小妹的文具 書包顏色 也是藍色 鞋子都買男生式樣

生了弟弟之後 爸爸常帶小妹去公館吃愛玉冰

感恩她真的招了弟弟

而且 小妹天天吃媽媽剩下的麻油雞 人也圓了一圈

胖胖的很可愛

 

家裡多了一個弟弟 集三千寵愛在一身

每天都繞著他 要抱他 洗澡時 好不熱鬧

媽媽和我們四姊妹 都圍在澡盆四周

七手八腳 一起幫他洗

一人負責一隻手 或一隻腳丫子

 

那時經濟狀況不好 奶粉太貴吃不起

伯父從大肚 託人用米磨成粉 寄來台北

取代牛奶 非常香濃好喝

我們都搶著要餵食 等弟弟快喝完

就再加一點水 咕嚕嚕自己喝下肚 真是無比滿足!

 

媽媽去買菜的時候

小妹就幫忙搖搖籃 直到媽媽回家

家裡有人送月餅 喜餅 總是切成八份

多的一份 當然都歸弟弟

媽媽後來上市場 都帶弟弟去

買糖給他吃 又因沒牛奶喝 補充鈣質

所以他牙齒特別不好

當他有東西可吃時 姊妹們就會圍繞在他身邊

你一言我一語的哄他  騙吃騙喝之後 再一哄而散

 

有一次 我們自己的冰棒吃完

就打他的主意 每人咬一大口

眼看冰棒快沒了 他急得大喊:

「ㄟ!你們怎麼可以一口咬定?」

最愛亂用成語 又被大家取笑一番

 

高中時 我常投稿賺零用錢 曾寫了一篇文章:我的弟弟

被國語日報登上去 導師看到 稱讚我一番

末了加一句:「作文不錯!數學也要加油喔!」

臉上出現三條線.....

 

弟弟眼睛大大的 鄰居都說他像外國人

那時 我們搬家到高紗紡織廠旁邊的鐵軌旁

爸媽因為怕他自己跑到鐵軌去 很危險

就在門口 用木板圍堵起來

他常常在木板內 看著外面的世界

有婦人經過 他就喊:阿婆 好!

阿婆們都很喜歡他 叫他:阿督仔

剛學說話的他 也說:阿督仔阿婆

 

開始上幼稚園 小小年紀的他

放學後 搭公車到站下車後

總是乖乖的蹲在地上 等媽媽過馬路 來接他回家

弟弟很有音樂天分 

每天幼稚園回來 就用他的小鋼琴

彈出今天老師教的新歌 讓我們驚訝無比

爸媽讓他參加山葉鋼琴班

又報名西門町的「台北兒童合唱團」

冬天 他穿著長大衣 自己搭公車來回

手上提著裝樂譜的黑色包包 

一副小大人模樣 真像風中的莫札特

 

弟弟從小 就很喜歡玩車

晚上我們睡在棉被裡  就成了他的賽車廠

他會拿著姊姊們的鉛筆盒當汽車

在我們每人身上 爬過一座又一座的山

在睡覺的我們 總覺得好癢喔!

上坡還會費力的 發出各種引擎的催油聲

 

三年級時 合唱團要出國 去東南亞演唱

家裡有人第一次出國 真是一件大事

親戚都來送行 還拜託他經過香港 買東西回來

包括幾瓶萬金油 綠油精 腸胃藥

還有 他為自己買了好多模型小汽車

珍藏著一直玩到大  然後傳給女兒玩

也算是一件有趣的往事

 

以一般的說法 能成為一家人 就是一種緣分

在經濟困頓的年代 大家都還願意生產報國

手足互相扶持一輩子 建立濃厚的親情

慶幸有父母給我們滿滿的愛

有姊弟妹的相互陪伴成長

家人就像一棵大樹 盤根錯節

彼此支撐延續 無法分離

沒有家人 就像漂浮的根 心是孤獨的

感謝我的家人!

 

 

全站熱搜

蔚藍的天空符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