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2867238_m.jpg

#1. 民國47年  三妹週歲時  離開苑裡搬去東勢時合影

 

543026758_m  家人.jpg

#2. 以前的公館 房子真的不多 左邊樓房 是台灣銀行

背景遠處  是銘傳國小

 

542908596_m 桑園.jpg

#3. 一家七口 在公館 今日師大分布 那時還只是一片桑園

 

542930440_m  老家.jpg

#4. 公館 羅斯福路四段老家 離東南亞戲院很近

 

543036081_m.jpg

#5. 台大校門口

 

543207887_m    外埔.jpg

#6. 民國51年左右 外埔國小門口

 

542725604_m.jpg

#7. 國小時  回外埔祖父家  外埔國小 很好玩

 

542822601_m.jpg

#8. 和堂兄弟妹們去南投

 

542754984_m.jpg

#9. 在圓山  五姊弟和兩位表姊合影

 

543247563_m  圓山.jpg

#10. 圓山  那時我已念初中

 

IMG_0065   s家人合照.jpg

#11.  約民國83年 四姊妹和媽媽  在大屯山合影

 

小學生涯 雖然年代久遠 可是記憶猶新

一寫起來 就欲罷不能

 

因為家住公館 小學時

讀的就是水源市場對面的銘傳國小

那時 公館除了台灣銀行 沒有幾間像樣的樓房

水源市場 還像搭建的臨時市場 

什麼都賣 還會當場宰殺雞鴨 魚......

校門口對面的雜貨店 老闆娘人超好

常常可以讓媽媽賒帳 解決開門七件事

等爸爸發了薪水 清償一大半

剩下的 不到半個月 又開始賒帳

 

我們學校 也出了位大名鼎鼎的青春歌王~費玉清

港星夷光的女兒 聽說也是每天由黑頭車載著來上學

我和費玉清同一屆 因為有九個班 每班五十多位同學

所以別班的 除非功課超好 模擬考名列前茅

不然 我們整天都在考試 挨打 根本不會有機會認識

 

後來 聽同學說:費玉清超愛唱當時很流行的黃梅調

從頭到尾 每首都會唱

他們老師在忙時 常常請他出來唱歌給全班聽

大概 那時就頗有大明星的前兆

好羨慕他們班同學喔!可以免費聽歌

現在他的演唱會 可是一票難求呢!

 

那時 聽說學校有福利社

不過反正我們沒零用錢 也無暇光顧

記得印象深刻的是 學校門口地勢很低

遇到下大雨的日子 常常淹大水

有次颱風 一放學 不得了!校門口汪洋一片

老師很聰明 搬來一些桌椅 從門口排到馬路上

大家就跳著椅子渡河

看到爸爸拿著傘 在對面等我們 感到格外幸福

 

颱風過後 爸爸會帶我們去三總後面的新店溪看大水

滾滾黃色濁流 飄來不少桌椅 小家具…..之類的

爸爸常說:好可惜喔!還那麼好!可惜撿不到

這也變成颱風後的一種樂趣

當然 有時會停水停電 這時就有大水車進駐

我和姐姐會奉命 提著水桶去排隊取水 一天要提好幾趟

 

每學期都有實習老師來授課數週

我們很喜歡實習老師 他們不會打人

三年級的實習男老師 興致一來

教我們唱~跑馬溜溜的山上

他長得很英俊瀟灑 教唱時 還會臉紅

實習結束時 也會全班大合照 那可是很希罕呢!

 

那時 每個導師都很兇

哪家的兄弟姊妹 散在哪班 都會認識

大姊功課很好 當班長 算是鋒頭人物

三妹就常被她們老師 叫成大姊的名字

不知該覺得榮幸 還是倒楣?

四年級的男老師 也是剛畢業

常和隔壁班 漂亮的女老師 在一起說悄悄話

應該是一對吧?只有那時 他臉上才有柔和的線條

 

我們最喜歡科任老師 

因為除了國語 數學 其他科都不會挨打

尤其喜歡上美術課 音樂課 太療癒了

記得有位社會老師 鑲著滿口金牙

午後陽光 照射進教室

金牙閃得我們兩眼睜不開

有的老師 說到興高采烈處 會噴口水

射程範圍內的同學 都要及時用課本遮擋

還有的老師 眉飛色舞時

一抬腳 鞋子還會衝上天花板 再落到同學桌上

那時學生多 最後一排同學 就背靠後面牆壁

考試的時候 中間要隔著書包 防止偷看

男女生長桌中間 要畫一道線 防止越線…..

 

那時 很開心打掃區域是辦公室

可以常偷聽老師談論:哪個學生怎樣?

有時垃圾桶 會有丟棄不要的獎狀和考卷

要不是獎狀有寫錯的名字 真想帶回家裱起來

整個小學六年 我都沒拿過一張獎狀呢!

暑假作業 我們寫得要死不活 開學前拼命趕

老師連看都不看 直接丟垃圾桶 早知道……

 

六年級時 面臨考初中 老師偷偷在課後 幫我們補習

放學後留下來 在教室寫考卷 檢討參考書

結束後六七點 天都黑了 老師說不要開燈 怕被發現

都嘛摸黑 在走廊上悄然行軍

放學時 各班走廊都有這 寂靜無聲的隊伍 默默離去

有時 老師會講些笑話 讓我們放輕鬆

還要忍住 不能笑太大聲

 

我的數學不好 很傷腦筋 因為身為升學班

光靠國語強 作文好 還是不行

考前最後一個月 爸爸跟老師商量:

晚上再去老師家惡補數學

老師知道我們家境不好 孩子多 沒收我學費

只要再買張折疊椅就行 當我矇上第一志願學校

爸爸當晚 帶我提著一籃葡萄 去謝謝老師

 

大姊成績很好 應該很少被打

她說最恨「連坐法」

只要有同學表現不好 都是全班一起挨揍

所以 我當老師後 也禁絕連坐法

班上很多聰明的學霸 幾乎都是台大教授的兒女

放榜後 我們可憐的手指頭 也終於得到解放

再也不用冬天都是淤青黑紫色了!

全站熱搜

蔚藍的天空符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