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埔 修過OK 不銳利

 

 

媽媽妯娌

 

 

 

IMG_0037  Q W

 

 

外埔大門外-2

 

 

外埔大門外-格放 修改

 

 

 542779666_m  黑白老照片

 

 

544581674_m   黑白老照片

 

 

 

1419067930-3025315915_n

 

 

513147606  

 

 

542817618_m  黑白老照片

 

 

我的祖母

我的祖母一生刻苦持家是典型的傳統客家女性

她旺盛的精力與強韌無比的吃苦耐勞精神令人敬佩

 

祖母有一頭稀疏白髮臉上刻畫著歲月累積的風霜

裸露的腳後跟佈滿一道道深深裂痕

終年終日忙個不停

 

照片裡的阿嬤堅毅不拔  莊嚴中帶著慈祥

其實她常開懷大笑大口吃飯

和鄰居笑著閒話家常  噓寒問暖

還有大聲斥責我們這些頑皮不聽話的小孩

看著剛出生的小堂弟她也會逗弄著

臉上充滿慈愛的母性光輝

 

祖母婚後和祖父仍住在台中石城的娘家

在生下爸爸之後  才遷居外埔鄉

她一生養育了四男四女十指浩繁

而且這麼多孩子都受高中以上的教育

在光復初期這樣的日子是十分清苦的

所以她如此節衣縮食勤儉刻苦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惜我少不更事 

年幼時無法體會她的辛勞經常抱怨

 

他們遷到外埔後陸續生下叔叔姑姑們

在離家很遠的臨村買了五分田地

由祖母親自耕種她每天從早到晚在田裡忙

刮風下雨更不得閒

小學六年裡寒暑假農忙時

媽媽都帶我們回去分擔她的辛勞

因此和她有更多的相處時間

 

阿嬤在田邊種了很多蔬菜

也替政府種植製糖用的綠皮甘蔗

但是那屬於公家沒有自主權

稻子收割後我和姊姊每天到各家稻田裡

去撿拾稻穗回家餵養家禽

就像那幅世界名畫"拾穗"一樣的場景

只是我們沒有遇到大畫家

 

每隔幾天我和姊姊奉命去田間小河摸蛤仔兼洗褲

回家炒一盤可口下飯的鮮味加菜那倒是很有趣

不過田埂常有蛇鑽來鑽去神出鬼沒超恐怖的

花生採收後我們也去混濁的水裡揀花生莢

用鹽炒得又香又鹹好下飯

 

我們有時不想去她就說要用水煮給我們當零食吃 

我們賣力撿拾一大籮  回來她又說當零食吃太浪費

結果還是炒來裝在瓶子裡配飯

我們不甘心  沒事就抓一把解饞

因為太鹹家裡的開水都快被我們喝光

她晚上回來一看剩下半瓶花生  就會罵:~~!

 

最後瓶底只剩下一大把粗鹽  

她的~~哀喔聲~~變成一串連珠砲

我知道其實她還是很疼我們的

畢竟那年代沒有零食哪個小孩不貪吃

 

祖母生性節儉表現在很多方面最常見的是

每當有人送來日本大蘋果大水梨糕餅.等貴重禮物

她都捨不得吃慎重的放在竹籃裡

用長繩掛在天花板下防老鼠偷吃

我們天天聞那一屋子果香盼呀盼

還不時提醒她會壞掉要快點吃

 

她總說過幾天

等堂哥小叔叔表哥姑姑.....回來 

大家再一起吃

 

結果總是等到長霉爛掉丟棄

大家的心都在淌血  深感惋惜

即便如此歷史還是一再重演........

 

我深信在那物資缺乏的年代她處心積慮

就是想把好東西和家人一起分享罷了

 

我們客廳天花板掛了一排大小斗笠

那是祖母利用晚上空閒時間編的

她手藝奇好很多人來購買

最大的斗笠像傘那麼大

我和姊姊雨天上學共戴一頂剛剛好

 

家裡養了很多牲畜

還有其醜無比吵得要命的火雞…..

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阿嬤每天傍晚

叫我把野放在圍籬內的小雞小鴨收回竹籠子裡

從小到現在我都不敢碰觸任何動物

不得已只好猛的抓起一隻

以最快速度拋進籠子裡好像那是燙手山竽

雞仔哀哀亂叫她看了於心不忍

每每大聲罵我 : 哎喔~~ 你想把牠摔死呀!

當時心裡常抱怨~~ 為何單單派我做這苦差事呢

 

祖母力大無窮每天清早她收集各個房間裡的尿桶

湊齊滿滿兩大桶用扁擔挑到一公里外的田裡澆菜

她總是兩手抓著扁擔頭先半蹲

先運功然後 一鼓作氣的緩緩站起來

搖搖擺擺晃幾下等腳步站穩了才邁出步伐

那尿騷味真是令人作噁 ! 一路上跟在她後面

還得擔心尿尿隨時會灑出來

 

大太陽底下踩在尖銳燙腳的碎石子路實在是苦刑

沿路只能單腳跳著跑著好像過火儀式

因為她認為白天穿拖鞋

是件很奢侈的事我們只能打赤腳

她自己終年幾乎都打赤腳只有睡前才穿拖鞋

所以後腳跟  佈滿一道道好深的鴻溝

嚴冬看起來格外叫人不忍

她腳皮又厚又硬像一雙天然皮鞋

可我的腳底  是很細嫩的呀!

 

到了田裡我負責去摘些餵豬鴨鵝的鵝仔菜

還有空心菜金針花高麗菜回來給媽媽炒

也要去田邊四處巡邏若發現河水被人改道

我就得再把田埂的泥巴重新打造

讓它流到我們的田裡來

 

回家之前阿嬤會帶我到甘蔗田深處

砍一根長甘蔗  截成許多小段  

祖孫一起啃甘蔗皮感覺分外甘甜

剩下的放在籃子底下帶回給家人吃

此刻 我總覺得阿媽特別疼我

 

祖母最大的娛樂莫過於傍晚收工後

順道去鐵道旁的外埔戲院看一下歌仔戲的戲尾

只要花五分錢

一進去邊看邊問旁人今天演了些什麼?

我也喜歡跟進去

小旦頭上亮晶晶的頭花讓我看得目不轉睛

如果不跟阿媽去我們就得在木門上尋找一個個小孔偷瞧

看得既辛苦又不安心  因為得隨時提防被顧門的

                         像趕蒼蠅一樣  趕來趕去

 

我也喜歡跟阿媽去外埔農會對面榨花生油

看那一滴滴油從壓得越來越扁

一塊塊一層層豆餅上慢慢流到桶子裡

整間瀰漫著濃濃花生油香她一次可以挑兩大桶

來回幾趟搖搖晃晃挑回家沉重的豆餅

讓我分批拿回去餵豬吃大餐

有時去黃昏市場買魚肉她也喜歡和小販聊天

人家一高興多給她鉚一小條豬肉她就好滿足

那時的人們真是善良又有人情味

 

收割完開始要去國小校園曬穀子

反覆用耙子把榖耙成一道道波浪

太陽很毒辣我們就在大樹下玩耍睡午覺過一整天

傍晚阿嬤就來把穀子堆成一座山

蓋好塑膠布以防半夜下雨

 

阿媽很會醃製菜乾醬瓜家門口常常在曬大黃瓜條

用大木桶醃蘿蔔乾我和姊姊堂哥都洗乾淨腳丫

被抱進去賣力踩踏一番開始覺得很好玩慢慢的

腳醃得很痛  就吵著要出來 

但是醬瓜配地瓜稀飯可是美味極了!

 

逢年過節阿媽和媽媽連續幾天

忙著炊年糕蘿蔔粿綁肉粽殺雞宰鴨….

我也會幫忙印紅龜粿非常好玩

家裡四處放滿各種香Q好吃的食物

供桌上糖果餅乾任我們吃

反正祖父碎碎唸完就會立刻補足

這真是打牙祭的快樂時光  整天吃個不停  幸福無邊

 

除夕夜所有伯伯叔叔堂兄弟姊妹都回來

熱鬧滾滾席開兩桌  像滿漢大餐吃得肚子好撐

年夜飯後的壓軸就是發紅包玩樸克牌

還有堂妹的歌唱表演  伯父伯母跳方塊舞

真像歡樂嘉年華

祖母這時會笑得特別開心  很晚很晚才去睡

 

年初一我們一群孩子跑去買水鴛鴦仙女棒

吃喝玩樂好幾天又不必去田裡工作

一年當中就屬過新年我最快樂了

 

阿嬤會暈車所以從來不搭車

去大甲  去內埔  她都是靠兩條腿健步如飛

她常常從外埔肩挑兩擔伴禮翻山越嶺

赤腳走回石城看阿祖

從天亮走到天黑住一晚上同樣路程再走回來

 

她的算術能力一級棒再大的金額數字

她三兩下就計算出來

這點我可完全沒遺傳到啊!

 

國小畢業那年阿嬤積勞成疾心臟病發驟然過世享年69

驚聞惡耗我訝異得說不出話

在我心目中她是超人中的超人怎麼會倒下呢?

 

因為要準備報考學校我沒能回去送她一程

至今仍覺遺憾但是在冥冥中她保守我考上了第一志願

阿嬤永遠活在我心中即使已經過了10.20 .....

 

寫這篇文章紀念阿媽我陸陸續續花了幾天幾夜才完成

連睡覺時也想到她

腦海裡時時刻刻浮現阿嬤的身影

她的音容笑貌仍是那麼鮮活呈現在我眼前

聲音仍是那麼宏亮縈繞耳畔

彷彿經由時光隧道我又回到從前......

 

我深深懷念她願她在天上過得快樂

不要再那麼勞累打拼  可以吃很多大蘋果

她也不用再走那麼多路了因為她已走到人生盡頭

卻給我們留下無盡的思念

 

 

全站熱搜

蔚藍的天空符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