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884S

#1.  我的小學母校 還有和藹的張校長

  

IMG_8885  WS

#2. 那時候 每個年級有九班  全校54班 每班也有40人吧?

 

IMG_8887  WS

#3. 每個家庭 平均生4~6個孩子 

 

IMG_8898 S

#4. 上體育課 

 

IMG_8889  WS

#5. 打躲避球的精彩鏡頭

 

IMG_8890S

#6. 美術課

 

IMG_8891S

#7.  有好幾個熟面孔

 

IMG_8893S

#8.  自然課 都會分組討論

 

IMG_8894S

 #9. 以前的學生 都滿單純的

 

 

IMG_8899  W

 #10. 每天都有很多考試

 

IMG_8900  W

11. 看到我自己了!在老師前方 小時候的我 非常瘦弱

 

IMG_8901  W

#12. 難得上一次音樂課

 

IMG_8902  W

#13. 這些畢業紀念冊 留下珍貴的影像 

 

 

小學時代  雖然距今 年代十分久遠

但有些事情 還是可以拼拼湊湊 想起一些

 

除了上課 去學校最歡樂的 當然就是下課囉!

那時代的人 相當單純 沒有電玩 沒有 i pad

除了在教室罰寫功課的 其他人下課

女生就是跳橡皮筋 男生打躲避球

不記得學校有福利社 

因為那年代 吃飯都吃不飽了

哪有閒錢買零食吃?

 

有時候 我們女生也會蹲在樹蔭下 講些悄悄話

比如說:哪個男生功課最棒 體育好 人又帥

哪個男生很髒 很噁心 不寫功課?

哪個老師最兇?講的笑話最好笑

哪個女生家裡很有錢 穿得最漂亮……

 

那時 我們以考初中為最終極目標

當然國語和數學 就是最佳補品

從早到晚 不是數學就是國語

像養鵝人家 每天不停的從脖子硬灌飼料

就為了獲取肥美的鵝肝醬

 

偶爾上上美術課 大家都很認真的畫

為了博取老師的讚賞 彷彿各個都是藝術天才

我的作品 常常被老師稱讚

收去後就沒回來過 也不知去哪兒了!?

社會老師  滿口重重的外省腔

只有叫到我的名字 我才有如大夢初醒般

緩緩站起來 一臉茫然 不知他問什麼?

 

 那時候 還有「課間操」這個名詞

第二節下課 全校要集合在大操場

每班男女 各分成一行  有時 竟然還要牽手

在那個男女授受不親的年代

我們只能勉為其難的 小心碰觸

通常 就是一根指頭 點到為止

不知那個男生發明的?撿一根小樹枝 不到十公分長

一人握一端 就可以免除這個討厭的尷尬

 

幾乎所有學生 都愛上體育課

那年代 也千篇一律都是打躲避球

簡直就是我們的國球 除了這個 就是偶爾跳跳繩

打躲避球 毫無疑問是男生的強項

也是發洩精力 耍帥的最佳時機

女生充其量 就是在場子裡滿場尖叫

抓著別人的裙子 躲在背後 飛來飛去

到了外場 就蹲在地上畫畫 聊天

彷彿那打仗 是男生的事

 

我們班上 有幾個男生是躲避球健將

只要球在他手上 要誰死 他就必死無疑

可說彈無虛發 百發百中!

但是 他們也懂得憐香惜玉

打女生 都輕輕的丟過去 

反正 女生巴不得趕快到外場 早死早超生

好像得到護身符 永保平安

打男生 就使出渾身解數 廝殺得你死我活

 

我最佩服的是 他手上彷彿有黏膠

再強的球 都會被他牢牢吸住 再狠狠的擲出去

場內的男生也不甘示弱 能躲就躲

飛天 遁地 兩腿一張 開山洞

躲不掉 就空中攔截

每打死一個 那方的女生就大聲歡呼

簡直是英雄崇拜主義

 

雖然我很怕打躲避球 更怕被球吻

但是精彩又刺激的球賽

無疑能為我們緊張的考試生涯

帶來最大的抒壓

不過 有一次發生恐怖事件

一個男生 被很強的球 正中紅心

鼻樑上的眼鏡 應聲破裂

割傷他的鼻子 鮮血染紅整張臉

把大家嚇得慘叫連連

那觸目驚心的畫面 我永遠忘不了

說真的 躲避球其實是很野蠻的運動 僅次於拳擊

 

那時 我們班有個女生

功課好 長得漂亮 家裡又有錢

圓圓的臉 大大的眼睛長睫毛

烏黑的頭髮 綁成長長的馬尾巴

(好像每個班 都有這樣一位班花)

那時的冬天 非常嚴寒

她只要一件厚厚的羊毛長大衣

就抵得過我們都穿七八件薄薄的棉衣

更讓人羨慕的是 她母親每天早上

給她一顆熱熱的水煮蛋 放在又暖又深的口袋裡

只要我們喊冷 她就讓我們伸手到她口袋

摸摸那顆熟燙的雞蛋 整個人就像暖流穿心

手都捨不得拿出來 那堪稱古時候的「暖暖包」吧!

 

小學生都不愛睡午覺 每次都把外套蓋在頭上

偷偷躲在裡面吃東西 或小聲聊天

這時 班長就要發揮他官兵捉強盜的本事

把那幾個揪出來 名字記在黑板上 等著跟老師交差

他會把耳朵湊在外套上 聽你在說什麼?

 

有一次 一個男生睡著 不停的流口水

好死不死 桌上正好有一個小洞

像瀑布一樣 順勢流下 把他抽屜裡 整張考卷水洗

被眼尖的班長發現 下課後 一傳十 十傳百

成為當天的一大笑柄

當真是:睡也不是 不睡也不是!

 

記得我旁邊 曾坐一個小男生

他姊姊是大名鼎鼎的服裝設計師兼麻豆

常上電視走秀 主持服裝節目

他功課不太好 但是很聰明 常常自製玩具

上課 就偷偷在桌子下玩

有一次 他用磁鐵和鐵棒 做成一艘大船和小船

航行在紙版畫成的大海上 他每次都會借我玩玩

 

那時還有一件讓我同感榮耀的事

每次朝會進操場 隨著音樂進行曲

:先生巴豆疼 唉呦隈.......

全校各班 從樓上下來操場升旗

同學就會偷偷跟我報告說:你姊姊在那裡

因為她當班長 雄赳赳 氣昂昂的  站在排頭

領隊伍到就定位 還要喊口令整隊

她總是名列前茅 出盡鋒頭

 

我們班長 也是絕頂聰明 

他父親是台大教授 住學校旁的宿舍

畢業時 還拿到市長獎

其他幾位教授的兒子 成績也非常突出

都考上第一志願學校

 

隨著六月鳳凰花開 我們從小學畢業了

也告別了童年 進入青澀的中學年代

目標變成~考高中

 

P.S~ 當年朝會的進行曲

怎會用這首台味十足的歌?

始終讓我搞不懂

 

P.S~延伸閱讀   我的小學生涯~1.  

小學生涯~2.

 

全站熱搜

蔚藍的天空符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