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1378823969_19992ca6_6

台電谷關招待所 正是當年爸爸監工建造的

 

y1378822782_954ae307_6 

在東勢國小 唸到小二 搬到台北

這裡有我美麗的童年回憶

記得下課時 圍牆外有殯葬隊伍經過

我想起家裡生病的媽媽 信以為真 竟嚇得哭出來

當時 也太天真單純了

 

y1378822781_57eee58c_6

去東勢舅媽家 探望她們

前一天深夜抵達 叫門半天 沒人應

推門進去 一家子洗澡 找床鋪睡覺

隔天早上 她才發現我們到訪

真正是「夜不閉戶」啊!

 

y1378822781_73bd6cec_6  

東勢國小 在 921 震垮重建 這是地震前2個月拍的

 

y1378822786_cbcbd549_6

東勢林場 很好玩的地方

只要有小孩的歡笑聲 哪裡就好玩!

 

 

生在貧窮鄉下  小孩不愁沒零食吃

野草莓 野桑椹…. 也是我們在曠野草叢間

常常可以採到的美味果子

酸酸甜甜 開始吃 會皺眉擠眼

久了 可以一口塞好幾個 感覺很滿足

 

此外 到處可見的朱槿花 爆竹紅

都有甜甜的蜜汁 摘下來吸一吸

還可把朱槿中間 小小黃色的東東

黏在鼻頭上 很好玩ㄋㄟ!

 

我這樣到處吃 也踢過鐵板

大約兩三歲時候 住在苑裡

有一天趁媽媽在廚房忙

獨自到後院媽媽的菜園 摘紅紅的小番茄吃

吃完了 找到另一棵紅紅小小的果子

也摘下來 塞到口裡

「哇!哇!哇!」辣死我了!

一陣呼天搶地  嚎啕大哭驚天動地

把媽媽引來 心急的忙灌水 漱口

從此 我對小辣椒敬而遠之

 

傍晚 換麥芽糖的小販來了

每一家小孩都衝進廚房

拼命找媽媽不用了的各式鐵罐 鐵片

破掉的鐵鍋蓋 煉乳罐  罐頭….

跑去換竹筷上一糰 沾有花生粉的麥芽糖

 

有時候 實在找不到東西  鍋子上好好的鐵蓋

也拿去換成甜甜軟軟的麥芽糖

也不管他的手有多髒

看他捏著透明油亮的黃金麥芽糖

捲在竹籤上 口水都快滴下來了

你一口 我一口…. 舔得不亦樂乎

當媽媽找不到鍋蓋時

麥芽糖 已經在肚子裡消化掉了

 

「爆米香來了!」每家小孩通風報信

跑回家掏一杯米 跟媽媽要五毛錢

開始在旁邊瞪大眼睛 垂涎三尺的等待

隨著那一聲如雷的「嘣!」歡呼聲跟著響起

如果加蜜糖 切成一塊塊 要多一塊錢

所以 我們都把白白胖胖一粒粒的爆米香

裝滿口袋 直接抓了倒在嘴裡 吃完再回家裝……

又香又可填飽肚子 真過癮!

 

炎熱的夏天 街角或小巷子牆邊的小販

也會賣一種「氣球冰」

把果汁裝在圓鼓鼓的氣球裡

綁起來 凍成冰球

氣球一旦解凍 變得有彈性

吃起來像在跟冰塊拔河 咬勁十足

冰冰的水果味 也讓我們百吃不膩

 

暑假回外埔國小 校園就是我們遊樂的天堂

盪千秋 賽跑 玩捉迷藏

天氣熱 想吃冰棒

堂哥就帶我們去爬樹撿蟬殼  每個人抓了一袋

去中藥店賣給老闆 換幾個銅板 直奔冰店

五角錢三支的枝仔冰 粉紅色的香蕉油很香

俗擱好吃  吃到一半 用力一吸

整枝冰頓時成了白色冰柱 沒了甜味

我們依舊樂此不疲

 

五毛錢兩支的大冰棒 加了牛奶和紅豆

真是太好吃  久久才捨得享受一次

赤腳踩在融化的柏油路上

一路吃著冰棒 回學校盪鞦韆

就是我們最快樂的童年暑假

 

那時候 家裡都買不起冰箱

爸爸有時候去買大冰塊

放在盆子裡 用鑿子鑿成小塊狀

淋上媽媽做的甜綠豆湯

一家人吃得鍋底朝天 意猶未盡

小堂弟很頑皮 常偷放小冰塊在我們衣領裡

冰得我們哇哇大叫  追著他跑

 

媽媽不時會翻新花樣 弄些點心給我們吃

例如:每隔一陣子 就用豬油炒麵粉 加些糖

肚子餓了 泡開水 成了香甜濃郁的「麵茶」

或者把太白粉加水和砂糖 煮成漿糊一樣透明的果凍狀

姊妹都像餓死鬼投胎 搶著吃

 

冬天 在大灶裡放幾條地瓜

烤成鬆軟香甜的地瓜 吃起來 特別有幸福的感覺

陪媽媽上菜市場 也可以得到一串糖葫蘆

邊走邊慢慢吃 那甜蜜滋味是最大的滿足

 

我上課的天主教幼稚園

常會有美軍顧問團 配送奶粉和衣物

和媽媽去排隊 領奶粉回來 我們把手洗一洗

倒在掌心 慢慢舔乾淨

這樣吃 比泡牛奶喝 更有味道 也比較不會拉肚子

麵粉 則用奶油煎成餅 香傳千里

也是我們最愛的點心

 

小學一二年級 遠足前一晚

媽媽帶我們去買幾樣糖果 酸梅 餅乾

就夠我高興得睡不著

半夜一直起來 看它還在不在

撫摸一番 才肯安心去睡

同學都是吃媽媽一早起來做的大飯糰

哪有一包包的薯條 洋芋片 御飯糰..可吃?

 

有時候 媽媽會給我們太老的長豆

把豆仁取出來 用針線串成一條項鍊

煮熟了 夾出自己串的

一人一條 掛在脖子上 慢慢品嘗好滋味

有時候 也炒蠶豆給我們吃

硬得跟小石子一樣

還沒換永久齒的我們 常痛得齜牙咧嘴

還是照吃不誤

 

平日 我們沒有什麼零食可買

只有過年過節 才有供桌上的餅乾 糖果

月餅 粽子 年糕 紅龜糕可打打牙祭

所以很容易滿足 不知~~挑食 為何物?

 

每樣食物對我們而言 都是美味無比的珍饌

或許不是很衛生 卻符合環保

那年代 很少用化學肥料 農藥 殺蟲劑.....

吃的多是天然 又沒有添加物的食材

像紅紅的芒果乾那種東西 吃幾次 就沒興趣了

 

這些另類零食 和今日幸福的孩子

要什麼有什麼 是不能比的

卻也陪伴我們度過許多快樂的童年時光

現在姊妹們有好東西 仍會帶來大家一起分享

因為 我們都是這樣 分享好東西長大的!

 

全站熱搜

蔚藍的天空符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