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台中公園-1

 #1. 民國46年夏天  去台中公園 和二姑姑家人合照

 

46.7. 台中公園

#2. 隔兩個月 三妹才出生

 

49    W

#3. 約民國47年暑假 去谷關找爸爸和小姑姑

還有小阿姨家的表弟表妹

 

49   W

#4. 那時 小妹還沒出生

 

50.12.21. 東勢-1

#5.  在東勢老家門口 和阿伯公合照

 

50.12.21 東勢-2   

#6. 後面的石磨 節慶用來磨米 做蘿蔔糕 湯圓

 

513246339

#7. 民國 52年4月 從東勢搬到台北的前夕

52 東勢

#8.  媽媽和我們四姊妹 在東勢火車站 與親友合影

 

 52.4 君宜在東勢火車站

#9. 小妹三歲時 在東勢火車站 非常可愛

 

最近不知怎麼的

好久以前寫的一篇「桑園舊事」忽然又跳出來

看了之後 非常有感 就轉傳家族臉書

姊妹們看了 紛紛打開記憶的匣子

穿越時空隧道 我們又回到民國50年代的公館

 

那時 我們一家住在台中縣東勢鎮

爸爸在谷關 興建水庫的工作告一段落

公司問他~是否願意調到台北萬隆的電廠?

爸爸想了想:台北是個傳說中繁華的都市

對我們四姊妹的教育環境 有利無害 就答應了!

 

那時 我念小學二年級 大姊四年級

同時當選學校模範生 老師還帶著我們這群孩子

走路到我同學爸爸 在鎮上開的照相館

幫每個人拍一張獨照 放在學校穿堂

爸爸常常會去看照片 得意之情 溢於言表

要轉學了!爸爸去跟老師要底片

結果還沒來得及拿到相片

我們就在民國52四月四日 兒童節春假期間

舉家搬到台北公館

 

那時 住在東勢客家莊的我們 無憂無慮 每天放學到處玩

在草原採野菜吃 灌蟋蟀 玩黏土 打壁虎蛋 跳橡皮筋…..

去鄰居家玩她的洋娃娃 自己畫一堆紙娃娃換衣服

端午節 大人包粽子 我們在小河邊玩竹葉包沙子

 

姊姊對我說:台北是個很大 很進步的城市

不可以打赤腳出門 只能說國語…...

我心裡 又期待 又怕受傷害

那時老師上課都講客家話 只有國語課才講國語

鄰居孩子一起玩 也是講客語 家裡都說台語

所以來到台北 我的國語程度很差

遇到外省口音重的老師 不太懂上課說什麼?

只聽懂我的名字 下課和同學玩 更是雞同鴨講

個性本來就怯懦畏縮 一整天也講不到幾句話

 

要搬家了!鄰居和親友都來送我們

尤其很照顧我們的遠房舅媽一家人 更是依依不捨

大型家具 事前都已經先用火車運到台北

一家六口 帶著大包小包的家當

從東勢搭火車到豐原 再換新店線火車到公館

住在現今東南亞戲院對面的巷子裡

那時台北的兩層樓房子還不多 很難租到房子

 

我們和爸爸的一堆同事 分租兩層樓公寓

每一家的房間 大約只有 坪大小

是木頭拼的和室地板

吃飯 睡覺 寫功課……都在這裡

廚房 浴室大家公用 每家人的感情都很融洽

這年的九月 媽媽回到外埔 生下弟弟

也是家中唯一的男孩 備受寵愛

 

春假完 很快就第一次月考

社會試卷上的題目 我都看不懂

有一題:愛迪生的發明當中 最有名的是什麼?

聽到同學在耳語…….啊?誰是「愛女生」?

聽都沒聽過這名字 我急得快要哭了!

可見城鄉差距 有多大啊!

 

六月學期結束 姊姊得到全班第六名 我第九名

自己都很懷疑:老師真沒算錯嗎?

 

升上五年級 功課更重了!數學讓我最頭疼

每天早自修寫不完 寫錯的老師要打手心

發下考卷 出來一整排 等候老師藤條伺候

有時老師打到手痠 還叫班長繼續

 

每天一早到校 就要默寫一整課國語課文

冬天穿了一件又一件的衣服 直到塞不下

還是凍到手指僵硬

明明會背 卻寫不出字 要一直搓手心呵氣

才能慢慢一個字一個字 默寫出來

錯一個字 或少一個標點 都要打一下!

我旁邊那個男生 經常一整段都背不出來

交換改本子 都是圈圈圈 數到眼花繚亂

挨的板子 連他自己都算不清 我實在很同情他

 

六年級要準備考初中 更是進入緊急備戰狀態

早自修滿滿兩個黑板的應用題:水流 雞兔同籠……

考卷滿天飛 應用題錯一題打五下 計算題三下 選擇題一下

整個冬天 手指都是淤青彎曲的

有些人 在手心塗萬金油  據說比較不痛

老師聞到味道 打得更用力 或者改打屁股

其實朝會完進教室

各班都傳出「霹哩啪啦」棒打的哀嚎聲

升學掛帥的年代

似乎很難避免這種「恨鐵不成鋼」的心態

 

功課不寫的人 下課要趴在走廊的桌子上

稱為「拜拜的豬公」

有遊街示眾 昭告天下 殺雞儆猴的意味

人來人往 交頭接耳的指指點點 好丟臉喔!

始終覺得奇怪~他們怎麼還是不寫功課呢?

 

上課鈴響 老師會叫班長 念寫得好的作文給全班聽

聽著聽著 好熟悉 才發現那是我的作文

因為我很內向 平日不敢講話 

就藉由寫文章 來抒發內心的情緒

也算是一種 無心插柳的際遇吧!

 

那時 班上同學分兩種:升學與不升學

成績最好這一排 處罰加倍不升學那一排 放牛吃草

功課不寫 上課睡覺流口水…..都不管他

有時老師派公差 還可以去幫老師買早餐或買菜

提著油條 燒餅 豆漿進教室 好不威風!

或依照囑咐 到對面水源市場買菜

上課就幫忙挑爛葉 好逍遙自在!

我是坐成績最好那排 心裡好羨慕他們啊!

 

爸爸說:考不上公立學校 一律去工廠當女工

那時三妹說:有個同學  一家六個人

包括父母兄姊 在工廠 一個月 總共只賺600元

當時爸爸一個人 就賺1200元 養一大家子

知識就是力量 唯有讀書 才能脫貧的觀念 深植在我心

膽小瘦弱的我 當然很害怕走在這條命運青紅燈

 

考初中的模擬考 作文由校長親自批閱

在教師晨會中 誇獎我的作文 是全校最高分

25分滿分 23.5

讓我們班導 覺得很有面子 風光了好幾天

每次上課就吹噓一遍 可惜我都忘了是寫啥題目?

 

小學時 我常過敏 嘴唇又腫又爛 吃飯都張不開

老師卻很關心我 讓我深深感恩在心

冬天手腳凍瘡 又紅又癢 回家媽嗎叫我泡熱水 擦藥

嚴冬對我而言 是很痛苦難熬的季節

 

初中聯考放榜 我很幸運的考上第一志願

~市女中(就是現在的金華國中)

我們班有五個女生考上第一志願 男生也有七個

可說是升學率最好的班級 班導趾高氣昂 樂不可支

爸爸在放榜當晚 也興奮的帶著我

提一籃水果 去老師家謝謝他

 

說起來真的很幸運 那年數學超簡單

連我這種人 都能考99.5只錯一題選擇

國語算是我的強項 作文也拿高分

才能讓我在升學的窄縫中 驚險的擠進第一志願

 

 老師有時候也很狂妄

班上一個女生成績不錯 但是很粗心

她姊姊也是我們老師教的 考上第一志願

每次都被拿來跟姊姊比

聯考之前 老師甚至篤定的說:

「你要是考得上市女中 我頭給你!」

後來 她真的考上了 回校跟老師要他的頭

我想:可能是老師的激將法吧!

 

考上初中 最棒的是~老師不會打人!

第一志願學校 同學都是學霸 我總是排在後面

雖然 被教數學的班導師 賞的白眼珠從沒少過

也不用成天擔心挨打 逍遙的過了三年

哇哈哈!光是這樣 就足夠讓人開心過日子了!

 

我的下一屆 就是國中 不用再辛苦的考初中

算是逃過一劫的幸運兒

「生不逢時」 就是這種寫照

 

IMG_8869 S

#10.  民國52年四月 東勢國小的遠足 之後我就轉學到台北

 

IMG_8869 WS

#11. 以前遠足 媽媽都會為我們準備一個大飯糰 裡面有顆梅子

 

52.4 台北新家

#12. 搬到台北第一個家 只有兩三坪大

我和姊姊在寫功課

 

513627678

#13. 搬到台北之後 和兩個妹妹 在台大門口合影

 

IMG_8883  WS

#14. 爸爸帶我們姊妹 去師大拍照

 

IMG_8881  WS

#15. 民國51年  在外埔過年

 IMG_0003 S 

#16.  年輕時候的爸爸 非常帥氣

   

爸爸和媽媽 S

 

#17. 也很辛苦 要養活我們這一家七口 還要供我們讀書

  

小時候在新店溪畔黑白照    

#18.  弟弟滿週歲的全家合照

  

IMG_8882  WS

#19. 暑假 去大肚的伯父家 左邊是堂弟

 

 

 

 

 

 

全站熱搜

蔚藍的天空符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